• 鬼网
    更多
    阅?#32842;?#23481;

    现代聊斋之桃花劫


     
    [日期:2018-05-04] 来源:www.7706625.com  作者:鬼网 [字体: ]
    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    
    冯小明无聊地坐在办公室里,信手在便笺上写下这几句唐诗,笔力遒劲洒脱,布局规谨而不张扬,虽是普通的签字笔所书,亦不失为有水准的硬笔书法作品,不免有几分得意。    
    冯小明毕业于国内某名牌美术学院的油画专业,毕业后在广州、深圳等地闯荡了几年,是一名?#23478;?#32431;青颇有艺术修养的墙绘画师。    
    前些年,考虑到经济还算繁荣的老家县城还无此类行业,自已捷足先登必有一番作为。于是在县城的开发区开了“天使之翼”艺术创意公司,旗下聘了几名艺术学校的学生在赶工的时候作临时帮手,如遇生意淡季,自己则身份多重,既接业务,?#25351;?br /> 责设计施工收款及售后服务。因为手艺过硬,价格灵活变通,后期服务也很到位,知名度便大起来,生意渐次兴旺。    
    此时正值清明时节,也是各类家居家装行业的生意淡季,小明在办公室里无趣地写写画画着,一是打发时光,二呢也?#34892;?#26399;待客户光顾,尽管现在正是生意淡季。    
   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着雨,墨黑厚重的云海在天空翻涌,天色暗淡?#39029;痢?#20911;晓明明天打算回乡下,随亲戚们到祖宗的墓地去祭扫挂青。    
    不知不觉,已近傍晚时分,估计不会有人来了,便收拾了简单的行?#36965;?#20934;备关门。这时,随着一阵微细的刹车声,一辆洁白漂亮的宝马轿车停在店门口,一位穿着一袭素白套裙的年轻靓丽的女人走下车来。    
    女人个子高挑修长,身断阿娜妩媚,戴着一付瑯瑭边框的墨镜,高挺精致的鼻头下是猩红晶亮性感十足的两片厚嘴唇儿。    
    女孩对着小明?#20184;?#19968;笑,露出一口洁白如玉的皓牙。    
    “老板,你好呀,我想要你帮我一个忙,给我家里绘制一面电视背景墙。”    
    漂亮的女人坐下来轻声软气地说,那声音?#38738;?#30340;,甜甜的,让小明听得脚麻筋酥,几乎?#34892;?#37257;了。    
    “靓妹,何必这?#32431;?#27668;呢,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光?#23435;?#30340;生意,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,我应该?#34892;?#20320;才对啊。”冯小明忙不迭地给女孩倒了一杯矿泉水毕恭毕敬地摆在她面前,心里早乐开了花,原本心理?#32431;鰱祭?#30340;他一下子充满了精气神,满脸容光焕发。 “是这样的,老板,明天我父?#36127;?#24351;弟要来?#27425;遥?#26412;来,我家装修也搞好了,家具也买齐备了,家居的整天风格我是很满意的,可看过来,看过去,对电视背景感觉?#34892;?#20439;气,不上?#33633;危?#35831;人将原来墙上的树脂马赛克拆除,又刷上了白色涂料……因为久闻老板大名,画画一流。想请老板在电视背景上給我画一幅水墨荷花图。”女孩依旧轻言细语?#33073;?#24742;色的说明了自己的要求,那双漂亮的黑眸扑闪扑闪的,撩拨得小明心里痒痒的,像怀抱着一团柔软的棉絮。    
    “美女,没问题!明天我给你画就是。”冯小明兴奋地回答。    
    “不过,老板要麻烦你今天晚上连夜赶工帮我画出来才好。”    
    这倒让小明?#34892;?#20026;难:“美女,怎么这么急,晚上我要回乡下老家,没有空啊!”    
    “老板,帮帮忙吧,辛苦你了,工钱我不会亏你的,随便你开价。”女人有点着急了,一只藕白娇嫩的长手伸过来压在小明厚实的手背上,冯小明的手下意识缩了一下,不过没有抽出来,他感觉那手软软绵绵的,象小时候妈妈搓揉得糯糯的面团,不禁,从脚底蓦地涌上一股电流,击得头脑一阵眩晕,虽然那只精致的小手有点凉凉的。女人有点暧昧的举动让素来怜香惜玉的小明满口应承下来。    
    当即,冯小明风风火火的带上绘画工具和?#29287;?#19978;了女子的宝马,那车驶向县?#22681;记?#30340;高速路,便风驰电掣而去。    
    一路上,白衣女?#21448;还?#19987;注开车,没有和小明言语互动,披肩长发在?#30340;?#30340;微风吹送下柔柔舞动,不时轻拂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小明的脸颊上,加之,女子身上散发出的茉莉花香的熏陶,让春心萌动的冯小明心醉神驰,头昏脑沉,不知不觉中竟入梦神游了。    
    待他醒来时,白色宝马已驶达目的地了,车子在一处精美铁?#25910;?#26639;围圈的花园别墅的大门口停了下来。    
    这是建筑在县?#22681;记?#19968;偏僻的大山山麓的一栋豪华气派的别墅,整栋别墅?#33545;?#20381;山傍水,绿树掩映,花荫如海。铁艺栅栏围成的院里,更是奇花异卉,假山?#39749;?#33457;坛鱼池,靠?#38382;?#26700;,碑刻雕塑,应有尽有,目不暇接。然多而不?#36965;?#32321;而不杂,布局井然?#34892;潁路?#26377;度。真可谓世外桃源,人间仙境也。    
    冯小明游历其中,不觉神清气爽,心旷神怡。让他不禁在心里连连赞叹,实在想不到,在这偏远的小小县城城外竟然深藏不露着如此气派雅致的豪华宅邸,今天可算是开?#25628;?#20102;!    
    登堂入?#36965;?#23627;内装潢得更是奢华而不失雅韵,?#20439;?#32780;不乏时?#20889;?#26041;。一楼是足以三四十号人聚会的宴宾厅,二三楼则是带有超大卫生间超大会客厅的大主卧。墙上全装浈着白底灰色碎花的布墙艺,墙上挂了几幅名家的油画和国画书法作品,?#28304;?#24432;显女主人的品味和艺术素养,家具,灯饰,窗帘以及欧式风格的室内装修全称得上上?#33633;危?#26377;品质,高规格……所有呈现在小明面前的?#36824;?#35946;华之景象让天南海北闯荡见过大世面的冯小明也感觉自己像刘?#29273;呀?#20102;大观园,稀奇不已,赞叹不已。真正的豪门宅地,?#36824;?#20043;所。    
    女主人带着小明来到二楼的会客厅,指着一面电视柜后洁白的墙壁说,“画家,你就依你的?#29260;?#33258;由发挥,给我画一幅十里?#19978;?#27700;墨图,具体内容风格我不给你预设方案全由你作主,?#28784;?#20027;调典雅清丽不?#20934;纯傘?#20320;先忙着,待会儿给你准?#36214;?#22812;。”说完,便翩然而去,那一袭?#32842;?#30333;裙消逝于玄关拐角处。    
    冯小明本是个墙绘好手,画技纯熟,经验丰富,素养?#24049;茫?#19968;幅水墨荷花于他而言实在是小儿科。    
    但见他他手脚麻利地拿出绘画的?#31185;?#32592;罐,一字儿排开,三下五去二调配出所需之颜色,尔后,右手提毫,左手托腮,面壁思忖片刻,便觉成竹在胸。不勾画?#33694;?#23601;直接在白墙上挥笔开始绘制起来。他时而酣畅淋漓的大笔泼墨写意荷叶,时而谨?#39749;?#24494;的?#36127;?#24037;笔红鲤,挥毫之身?#36865;?#24038;?#25381;?#31361;上突下,突迅疾,?#24576;倩海?#31361;信马由缰,突凝视?#20102;跡?#22914;同表演的舞者,吟唱的歌人。作画中的冯小明完全到?#23435;?#25105;两忘之境,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驰骋在一望无垠的草原。    
    二小时左?#36965;?#19968;幅水墨氤氲酣畅淋漓的《十里?#19978;?#37257;,清塘红鲤游》的兼写带工的国画作品便横空出世跃然于墙上了:墨荷十里,?#23460;?#30021;快,鱼翔清浅,花绽荷埂,清风徐来,满?#20142;?#28458;,十里?#19978;悖?#22909;一副一气呵成的国画写意花鸟图!小明不禁心里泛起得意之情,脸上显露傲然之色。 小明退后几步远欲作最后调整,不想身后传来哎呀的一声娇?#26657;?#22238;首一看,不知什么时候漂亮的女人已站在身后了,自己不小心踩到人家的脚了,小明道歉连连,心虚的很。    
    “没事的,没事的,画家先生呀,你好有才华哦。”女人笑意盈盈,如《十里?#19978;?#37257;》里盛放的芙蓉。得到客户特别是美女的赞?#20572;?#23567;明的心里象三伏天痛饮了甘泉,简直爽歪歪了。    
    “你看,画了这么久,你?#24598;?#20102;,我给你做好了宵夜,我们一起吃点吧”。    
    冯小明也感觉?#34892;?#39295;了,便在女人带引下来到餐厅,桌上早摆上了各色点心和精美的水果,还有两杯已斟满的红酒,这显然是经过女人精心布置的宵夜。小明见女主人如此盛情,心里?#34892;?#24528;忑不安起来,坐在真皮餐桌座椅上很?#34892;?#20407;促,原?#21477;?#27922;自信的他倒?#34892;?#22868;手笨脚,不知如何安置自己的双手,一会儿放上桌面,一会有伸到桌子底下,尤其是不敢对视美女的媚?#37048;?   
    女人撩起白色裙角优雅地坐下来,举起酒杯甜甜地招呼小明,“画家先生,首先要?#34892;?#20320;不辞辛苦为我赶工画出这么有感染力的画作,来干杯,那我先干为敬。女人抿嘴一饮而尽,半大杯殷红如血的法国干葡萄酒就直接下肚了,想不到纤纤弱女子竟有如此豪爽的酒了,把个酒量不错的冯小明唬了一跳。     ”
    美女,悠点喝,别呛着。“小明?#34892;?#24515;疼?#30333;?#36947;。     ”
    今天?#34892;?#32467;识艺术家,我感到很荣?#36965;?#21516;时我也?#27973;?#24320;心,我想和你聊聊天,我呆在这大房子里太久了,没有一个人陪?#36965;?#38500;了阿雅,哦,你别误会,阿雅是我养的一头宠物狗。我真的太寂寞了,你知道么?“    
    美女又将一大杯送到嘴边的红酒一饮而尽,?#34892;?#33485;白的脸上流露出慽然之色。     ”
    我叫李雅琴,你就叫我琴琴吧。我的老公是个生意人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部分的时间出差在外忙生意,正常情况下一个月也就回来一次,住个二三天,踫到下半年生意繁忙可能一次都不会回来了。一整年里也难以见几次面。我其实是个有老公无老公陪的活?#36805;荊?#20182;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像一个巨大陵寝里大房子里,不管不问,我像个孤魂野一样在这个别墅里游来荡去,这和被判无期?#21483;?#26159;的罪犯有何区别!我就是关在华丽笼子里金丝雀啊!“    
    女人也许是酒入愁肠,愁更愁,满心满怀的?#33041;?#33510;?#31449;?#28059;涛之江水连绵不绝,滚滚而来。小明已做好了倾听美人牢骚,接受美人眼泪的心理准备。毕竟人家是上帝又是楚楚可怜的美女。     ”
    我也是个大学生,毕业后到广州一家地产公司找了一份销售房子的工作,工作还算干得出色,那位香港老板很赏识?#36965;?#19968;路从业务主管,部门经理一直到老总助理,攀升得很快,那时我?#38405;?#26469;满是美好憧憬,老总也就是我的老板对我平时关照有加呵护倍至,像我的父亲又像一位无话不谈的知交好?#30505;?#38543;着时间的推移,我渐渐对他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和爱恋,尽管他的年龄可以做我父亲了,但我们之间没有代沟,好像心有灵犀一点通似的,我们可以畅通无堵的沟通交流。“    
    冯小明来了兴致,注意力就慢慢进入到女人讲述的故事里去了。一脸专注倾听的表情更加助长了女人的谈吐之欲。     ”你知道,?#20449;?#20043;间的情感事,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可避免地要逾越那道红线,我把生命里第一次心?#26159;樵赶?#32473;了他。在他占有?#23435;?#30340;青春的肉体后,?#39029;?#20102;他的地下情人,其实我就早知道他在香港有妻室儿女,尽管,我以成为一个有妇之夫的男人的地下情妇而感到羞耻,尽管我的父母?#30528;?#31469;力反对,可是我就像一只?#27431;?#30340;牵线控制在他手中的风筝,飞高飞?#22836;?#24555;飞慢全由他操纵,我根本无力?#32431;?hellip;…后来,?#19968;吃?#20102;,我想拥有和他爱的结晶,可每次他都甜言蜜语把我哄骗到医院作了人流,直到第三次人流后,医生告诉?#36965;?#25105;已失去了作母亲的权力了。可能是为?#25628;?#20154;耳目,以开发房地产为名,骗过他的妻子,在我的老家县城建了一栋别墅,供我居住,嘿嘿,我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金屋藏娇吧。再后来,我发觉他在别处又有了其他女人,女人是天生敏感的,他经常找各?#25351;?#26679;的理由不来?#27425;遥?#20063;许,被他玷污了身子,流过孩子,在他看来,我已是残花败柳,徐娘半老,?#28784;?#26242;时用钱哄住?#36965;?#19981;到广卅去找他的麻烦就OK了。他x的,有钱的男人?#23478;?#20010;吊德性,?#21450;?#26032;鲜,爱更年青的女人……唉,我这一辈子毁在那个男人身上了……“    
    冯小明静静地倾听着女人的叙述,心里?#38236;潰?#25105;靠,又一个有钱人制造出来的美艳怨妇,这全是那些为富不仁的款爷们的罪恶吗?由女人的虚荣心?#26447;?#30340;对金钱对名利无尽的贪欲恐怕也是造成如今二奶小三小四们?#35946;?#30340;一个因素吧,这值得天下女人们警省?#27492;及。?#36825;样一思想,他不免感慨欷歔不已。    
    女人几杯红酒下肚,渐渐面色绯红,眼光迷离,举手投足间显出妩媚娇羞之态,她醉意朦胧地伸出纤纤玉臂,慢慢地解开胸前的扭扣,随着白衣裙的轻轻的滑落,那凝脂一般的雪白乳峰便袒露出来,在粉红色的暧昧的灯光里,?#22238;?#24471;如两座春意盎然的山丘……     ”
    我真的好寂寞,好寂寞,?#36965;?#30495;的……“女人?#33510;?#30528;,终于褪尽了身上的最后一缕衣衫,将自已冰雕玉?#20142;?#29649;有致的裸体徐徐地放倒下在餐厅里那张宽大柔软的沙发床上,……    
    冯小明感到浑身?#26082;?#28903;起来,?#21009;?#30340;热血有如蓄势待发的火山下的?#21152;考?#33633;的?#21307;?#26080;比渴望着,渴望着,强大力量的?#22836;牛?#21943;薄而出的?#32431;歟?#20182;?#34892;?#24908;乱地脱尽了?#36335;?#36814;向那同样和他一?#24999;?#26395;着的,饥?#39318;?#32654;丽的胴体……?#21049;?#19982;逐渐长旺的火苗一俟相近,熊熊?#19968;?#20415;冲天而起,空旷的餐厅里响起温柔?#36824;?#20065;繁花?#22616;?#22320;最销魂蚀骨的呻吟声……    
    三更时分,女人将冯小明送回了他的创意天使工作?#36965;?#20020;下车前,握着小明的手,恋恋不舍地说:”你一定要记得常来?#27425;遥一?#24819;你的,我好?#38706;?#21834;。“她的眼眸里蕴含着无限的柔情,同时还?#34892;?#35768;淡淡的?#33041;埂?#25509;着,将一沓厚厚的新版百元大钞塞到小明的怀里,随即,驾车绝尘而去。    
    随着一?#26469;?#30524;的闪电划破黑沉沉的夜空,轰隆隆,寂静的夜响起震耳欲聋的雷声,冯小明被这阵炸雷惊?#30505;?#31449;起身,猱揉睡意昏沉的眼腈方发现自已伏着办公桌上睡了一觉,此时,正值深夜,见门店的卷闸门还?#28949;?#19979;来,起身向门口走去,就在站起的一刹那,从他的身上吧的一声掉下一物,拾起一看,是一沓厚厚的钞票,细一看,却不是人世间的钞票,因为纸币上印着一行醒目的字”天地人民银行“,这分明是一沓厚厚的冥钞!    



     

    分享到?#20309;?#20449;朋友圈

    阅读:
    本文评论
    相关新闻
     more
    图片新闻
    11选5一期计划